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

电脑端+手机端+微信端=数据同步管理

免费咨询热线:

碧海丹心照琼崖 琼崖纵队避实击虚 三次攻克保城

  保城,又名宝亭营、宝亭市,位于保亭县东部。据《陵水县志》记载,清乾隆年间,宝停市为陵水县四个市之一。历史上先后设置宝停司、宝停营、抚黎局等机构。

  1935年3月,广东省政府设置保亭县,改宝停营为保城,设立县城。在解放战争时期,琼崖纵队主力在地方部队的配合下,在保亭县境内反复转战,三次攻克保城,给予保亭县驻军沉重打击,最终解放保亭。

  1945年10月,奉蒋介石之命,全副美式武装的46军赴琼,琼崖革命形势随之迅速恶化。46军向民主地区和革命根据地调兵遣将,积极为内战部署,派其188师进驻嘉积、定安、万宁一带,其新编19师第6团加紧准备向中共陵(水)保(亭)联合县委、县政府和区、乡政权进行清剿。

  中共琼崖特委和琼纵部队正确分析了当前形势,提前在思想上、政治上、军事上做好反内战的部署。根据琼崖特委的部署,琼纵各支队立即开往指定区域,做好反击军队进攻的准备。第三支队由符哥洛、陈乃石带领,于1946年1月奉命从白沙返回乐万陵保地区,开展自卫反击斗争。2月,琼崖军队在琼崖发动内战,分四路进攻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革命根据地。

  三支队为贯彻特委和琼纵部队的军事部署,积极开展反内战的军事斗争,进行有力的反击。5月14日,在六甲伏击反动派车辆,击毙政府海南专署参议兼保亭县长蔡琼源(特务头子蔡劲军的堂兄),缴获手提机枪2支,驳壳枪2支,步枪12支。23日,在六甲石牙伏击军,歼灭1个班,缴获轻机枪1挺,冲锋枪1支,步枪5支,弹药一批。

  7月30日,琼纵部队第三支队副支队长林和平率领支队3个中队和纵队警卫部队1个连共370多人,首次攻打保亭县城。他们越过九蓝岭,挺进保亭毛祥。下半夜,部队包围保城。当时驻保城的有保亭县保安队1个连、梅有仁的联防大队、王信飞的联防中队,共250多人。翌日凌晨4时,琼纵部队发起猛烈进攻,保安队、联防队四处逃窜。5点,部队占领保城,缴获军用物资和粮食一批。第一次攻打保城虽然取得了胜利,但是在军大兵压境的情况下,第三支队无法固守,因此在攻克保城后很快就转移了。部队撤离后,保城很快被军队再次占领。

  1947年5月,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后,琼纵部队前进支队挺进保亭。当时,保亭境内没有正规部队,只有几股地方反动武装。一股是保亭县长王昭信强征壮丁编成的县自卫中队,约100人,守在县城。另一股是“二嫂”(王昭夷的遗孀,众称“二嫂”)继承其夫生前100余人的“看院”武装,由她的管家王光华率领,盘踞在南圣一带,占山为王。还有一股是原白沙地区土匪王政群、王政强兄弟纠集的武装,受琼纵部队的多次打击,残部50多人流窜于保亭。另有梅有仁带领的一股有二三十人的游散武装。这些地方反动武装,装备低劣又缺乏训练,战斗力比较弱,而且相互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矛盾,极易被琼纵部队各个击破。但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,熟悉地形、道路,又习惯山地生活,随时可以化整为零,逃遁藏隐在高山密林之中。为此,琼纵部队前进支队决定:首先集中力量,打击消灭或驱逐“二嫂”、王光华这股最顽固的反动武装,巩固南圣、通什地区,进而进击保城。

  南圣(文化市)是“二嫂”的巢穴,琼纵部队进攻部队估计他们会严加防卫,而且他们又占有熟悉地形的优势,因此进攻部队在接敌运动过程中特别谨慎。不出所料,当先头部队开进文化市外围时,“二嫂”势力已占据正面一个小山包,并开枪向先头部队士兵射击。同时左侧的一道山梁的树林中,也发出呼喊声和枪声。支队领导根据枪声判断,“二嫂”主力和指挥所设在山梁上,可能还有部分士兵驻守在市里。文化市就在小山包和山梁背后,左边有条小溪流。先头部队前进受阻,指挥员命令部队就地展开,一方面以机枪的猛烈火力分别压制住小山包和山梁上的士兵,一面命令1个中队迅速从右翼迂回抢占山梁,袭击“二嫂”的指挥所。同时命令1个中队涉渡小溪,插入“二嫂”的背后,双方正面对峙了1个小时后,琼纵部队过小溪的1个中队占领了市区。这时,山梁上也爆发了激烈的枪声,那是琼纵部队迂回部队抢占山梁成功,正在向“二嫂”指挥所发动进攻。正面部队乘机猛扑过去,使“二嫂”势力的整个防御系统顿时土崩瓦解,各自仓惶向南逃窜。

  南圣战斗结束后,琼纵部队转向东南部,进击保城。7月上旬,琼纵部队参谋长马白山率领神勇支队3个中队、前进支队3个中队和解放支队,共700余人,分别从通什、南圣出发,实施第二次攻打保城的战斗。战斗在夜间打响。夜里,部队沿着盘旋往复的山道,翻越过九曲岭,进至保城附近山林,先作了战斗部署。两个中队向正面进攻,1个中队从右翼侧击,1个中队作预备队。当琼纵部队进行接敌运动时,保亭县自卫中队的隐蔽哨兵首先开枪,营房里的兵丁急忙进入工事,企图负隅顽抗。部队迅速展开队形,占领阵地,发挥优势火力,交替掩护前进,继续冲向自卫中队的防御阵地。这时,琼纵侧击部队已开始向自卫中队阵地猛扑。中队兵丁纷纷动摇,放弃阵地四散奔逃,琼纵部队跟踪追击,直至到深山密林,追击目标消失为止。

  第二次攻打保城的战斗,沉重地打击了盘踞在保亭境内的反动势力,但并没有将反动势力完全消灭。保城守军虽一度为琼纵部队重创,但部队转战后,保亭又被反动势力所占领。为创建巩固以五指山区为中心的保亭革命根椐地,琼纵部队集中兵力,向保亭挺进,实施彻底解放保亭的战斗计划。

  1948年1月,琼纵部队第三总队副总队长陈求光,政治部主任陈岩率领第三总队的第七支队(淮河支队)和第九支队(闽江支队),由王栋当向导,从万宁县长礼乡分两路出发,途经太平、大坡、八村、西坡等地,第三次向保亭进军。

  当时驻保城的有1个保安连和王光华、王昭信残部,共230多人。琼纵部队在县城外围的什樟村活动时,捕获的一个乡交通员名叫潘弟阶。搜到一封信件,是保亭县游击中队长王德奇写给保城镇长左玉堂的亲笔信。亲笔信写明了王德奇的部队何时到达保城,令其按时准备粮食迎接。信中还反映出一个情况,抄抗是一个重要据点,保城镇镇长左玉堂就驻扎在这里。保城范围内驻守着3股地方武装,人数有200余人,并且形成3个独立据点。反动武装驻防分散,这给琼纵部队进攻造成困难,击其一面惊动两面,不易全歼。

  针对县城武装的设防,琼纵部队采取统一指挥,分兵围袭,各个击破的战术。首先以少量部队袭击保城镇公所。镇公所驻在抄抗村,距县城不足1公里,是反动派外围的前哨阵地,也是琼纵部队进入保城的一个重要障碍。因此,战斗先在抄抗村打响,驻在抄抗据点里的保城镇长左玉堂及其士兵10多人,毫无戒备。他们有很多人在那里玩麻将、骨牌,有的在无度狂饮、猜拳,甚至喝得酩酊大醉。琼纵部队一进入据点,如入无人之境,军毫无招架之力,束手就擒。仅有两名军士兵企图逃跑,被击毙。

  在县城区域内,由淮河支队副支队长李贤祥率领属部,向反动派各个据点实施包围。中队长王德奇,见势不妙,慌忙逃窜,琼纵部队奋起追击。保亭县县长王昭信自知大势已去,末日将至,完全失去坚守保城的信心。因此,已事先将县府的物资、档案以及家里的财物转移净尽,率领残部逃窜到陵水山区。至此,保亭全境基本得到解放。共计歼灭地方武装200余人,缴获步抢100余支,轻机枪1挺以及子弹等军用物资一批等。

  三次攻克保城是开辟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战斗,通过机动作战,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,琼崖纵队避实击虚,三战三捷,大量歼灭保亭部队有生力量。保亭县境内的基本解放,为开辟五指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,做出了重要贡献,也为琼纵部队的秋、春、夏季三大攻势的大规模作战和解放海南战役的大规模战略行动,提供了可靠的大后方。【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陈立超】

您的项目需求

*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。